安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武生物盈利前景堪忧海外空壳公司一大堆

发布时间:2020-03-04 12:35:00 阅读: 来源:安全带厂家

中国资本证券网-证券日报

主导产品市场狭小,且面临海外药企激烈竞争我武生物盈利前景堪忧

海际大和证券承销的浙江我武生物股份有限公司(我武生物)近日披露招股书,拟首发3000万股,登陆深交所。我武生物的主导产品为粉尘螨滴剂,招股书显示,2009年至2011年来自该产品的收入均占到公司销售收入的94%以上,暴露出该公司产品结构严重单一。一旦该产品遭遇类似康芝药业的尼美舒利之痛,该公司便会出现断臂风险。

更重要的是,整个中国脱敏治疗药物市场狭小,2010年总销售额才1.88亿元,这么小的市场容量,我武生物还不能独食,要与丹麦、德国两家公司分羹,其中丹麦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为47.23%。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我武新药专利早已过期,丹麦和德国公司已在国内进行临床试验,一旦成功,我武的市场将被分食,利润有大幅下降可能。

此外,我武生物的学术营销模式涉嫌带金销售,自2010年起陡增的咨询服务费令人怀疑其销售费用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单一主导产品所在市场狭小

招股书显示,我武生物主导产品粉尘螨滴剂是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09年、2010年和2011年,该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526.8万元、5587.3万元和9755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28%、94.18%和94.55%。

据悉,在脱敏治疗药物领域,国内主要有我武生物、丹麦ALK-Abello公司、德国Allergopharma公司等三家厂商,其中仅我武生物生产并销售舌下含服脱敏药物,另两家为皮下注射。根据SFDA南方所《中国医药(22.30,-0.24,-1.06%)行业及过敏性疾病用药市场研究》的统计,2010年,丹麦ALK-Abello公司的尘螨脱敏治疗药物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我武生物排名第二,德国Allergopharma公司排名第三,其中丹麦和德国两家公司加总份额占约55%。

虽然三足鼎立,看似很有竞争力,但由于这三家制成的变应原制品用于过敏性疾病的脱敏治疗,在我国还存在行业认知瓶颈。据悉,由于市场认知、医疗水平及经济因素等影响,国内大多数过敏性疾病患者仅采用对症治疗手段,就连医学界也对脱敏治疗了解不够深入,我国甚至尚有许多省份没有建立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

而根据SFDA南方所分析,2010年国内尘螨脱敏治疗药物的总销售额仅为1.88亿元。

2009年至2011年,我武生物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558.3万元、2198万元、3502万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2.84%、19.89%、23.79%,呈现逐年上涨的趋势。而2009年至2011年营业收入则分别为3740万元、5933万元和1.03亿元,净利润为1051万元、1841万元和3726万元。

我武生物解释,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保持在较高水平,主要受产品销售季节性的影响。而其近三年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14次、3.16次和3.62次。

但证券业内人士称,不排除存在为了谋求上市,把账面做好看的可能性,由于将货物提前销售,但并未形成有效销售(带来现金流),所以应收账款2010年和2011年同比分别增长41.07%和59.31%。

学术营销涉嫌带金销售

而为了培育市场,我武生物建立了以学术推广为主要模式的专业学术营销团队,团队成员中90%左右拥有大专以上学历。截至2011年年末65%的员工为销售人员,一家产销为主的医药企业竟然像直销一样拥有如此多的销售人员。

招股书表示,已经初步建立了由营销团队组织策划、组织实施与委托实施相结合的学术推广模式,具体包括:通过多层次的学术会议加大产品在全国市场的推广力度,专业医学媒体宣传;合作开展临床课题研究;推进过敏性疾病专家队伍建设;通过逐级逐层的培训提高医生对公司产品的认知;协助医院建立患者教育服务平台;建立患者咨询机制,为患者提供产品咨询。

业内人士在解读上述一长串的专业推广模式时表示,目前医药企业学术营销盛行,而所谓的学术营销往往是变相的商业贿赂,反应至财务报表上也会报账含糊。

我武生物的招股书显示,2010年公司突然新增咨询服务费项目,占销售费用的比例达31.98%,发生额为745.76万元。该公司解释称,主要原因系前期公司举办的各种全国性、区域性和医院学术研讨会、学术年会、学术交流会等学术推广会议均由公司自行举办;2010年起,为使公司营销人员能够更加有效地进行专业性的营销推广,公司采用由营销团队组织策划、组织实施与委托实施相结合的专业推广模式。而2011年这项咨询服务费更增至1200.51万元。

与同样属于生物医药的多家上市公司相比,我武生物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明显要高。对此,该公司解释称,粉尘螨滴剂等主导产品属于新药,营销网络的建设和学术推广的推进致使销售费用较高。

主导产品存竞争加剧风险

在学术营销的推广下,我武生物的主导产品粉尘螨滴剂在大多数省级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中中标,销售网络已初步进入到全国大多数省级城市和部分地县级城市。招股书显示,2010年和2011年营业收入分别增长2192.05万元和4384.86万元,增幅分别为58.60%和73.91%。

但这样的业绩或面临变脸威胁。

根据SFDA于2006年3月2日核发的《药品注册批件》(2006S00945号),粉尘螨滴剂的新药监测期为4年,已至2010年3月1日止。由于粉尘螨滴剂的新药监测期已经届满,根据《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其他申请人就可以就同品种药品提出仿制药申请或进口药品申请。

记者了解到,丹麦公司已有舌下含服的技术,只是暂未进中国市场。丹麦ALK-Abello公司的2011年年报显示,去年其舌下含服脱敏药物的收入占其销售总额的39.18%,皮下注射脱敏药物的收入占其销售总额的41.7%。据悉,目前丹麦ALK-Abello公司和北京欧亚康桥商贸有限公司申报的舌下含服脱敏药物已处于药品注册临床试验阶段。

更值得一提的是,法国Stallergenes公司也生产舌下含服脱敏药物,2011年其舌下含服脱敏药物的收入占其销售总额的87%,皮下注射脱敏药物的收入占其销售总额的11%。如果该公司的舌下含服药物也进入中国市场,则我武生物的市场占有率将改写。

据悉,在世界范围内,上述丹麦、法国和德国的公司已经抢占重要市场,2010年,全球变应原制品市场规模为7.75亿欧元,上述三家公司销售额分别占31%、27%、13%。

我武生物计划募投1.89亿元,其中1.14亿元投于年产300万支粉尘螨滴剂技术改造项目,相比较公司现有产能120万支/年,产能扩张较大。

虽然招股书显示,2011年产量为139.55万支,但如此大的扩产,加上现有市场占有率已达45.28%,而且市场未来极有可能遭致丹麦舌下含服产品面世的冲击,因此募投产能的消化非常值得关注。

实际控制人

胡赓熙陈燕霓家族控股约73%海外空壳公司一大堆

招股书显示,我武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为胡赓熙、YANNICHEN(陈燕霓),二人为夫妻,间接控制公司70.56%的股份,对公司具有绝对控制权。本次发行后,胡赓熙、YANNICHEN(陈燕霓)夫妇将间接控制公司52.92%的股份,仍处于绝对控股的地位。

招股书显示,我武生物的前身为浙江德清安平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我武咨询目前拥有的主要资产为持有发行人(即我武生物)70.56%的股份。其中胡赓熙通过持有铭晨投资、陈燕霓通过持有香港浩瑞、陈华根夫妇通过持有华昌投资、陈华春夫妇通过持有宝通投资共同持有我武咨询。虽然名义上是不同公司,但实际上均属于胡赓熙陈燕霓家族。其中,陈华根和陈华春是兄弟关系,而陈燕霓的弟弟陈健辉(我武生物的第六大股东、公司审计部经理)是陈华根的女婿,公司第11大股东瑞新投资的实际控制人陈丽平系陈健辉之妻姐。也就是说,胡赓熙、陈燕霓家族实际控制的股权比例约为73%。

值得一提的是,我武咨询去年净利润为-77.19万元,香港浩瑞等四家投资机构均在2010年下半年才设立的,均无实际生产经营业务,净利润均为负数,其中香港浩瑞去年净资产为-35.36万港元,净利润为-35.48万港元;铭晨投资去年底净资产9.8万元,净利润为-186.22元;华昌投资去年底净资产9.7万元,净利润为-3324元;宝通投资去年底净资产9.5万元,净利润为-4500元。

还值得一提的是,我武生物拥有的3家子公司,我武香港、我武马来西亚和我武泰国,从2007年开始设立至今,均从未从事实际的生产经营活动,亦未与任何人员签订劳动合同,除了我武香港截至去年底总资产为40万元,净利润为-3409元外,其他两家净利润为0。

(庞倩影) 来源新快报)

石家庄西服订做

黑龙江职业装订制

石家庄工服订做

日照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