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私搭灵堂为何频现重庆城区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5:42 阅读: 来源:安全带厂家

尽管明令禁止,重庆私搭灵堂现象在低收入群体聚居区域仍十分常见。半月谈记者清明前走访重庆部分社区了解到,这一既扰民又有消防安全隐患的现象,凸显出部分居民丧葬困难以及不文明的陋习。

简易灵棚随处建死人却让活人忧

早春的山城依旧寒风料峭。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沉重的哀乐声、大喇叭丧歌、麻将声、碰杯声……重庆江北区大庆村石油小区内的篮球场,是附近居民搭建灵堂办丧事的“热门”之地。“今天早上一个灵堂刚刚拆,之前有一家也是在这里搭棚子办丧事。”70多岁的李奶奶告诉半月谈记者。

重庆江北区明瑜恒康小区的巷道内有一处刚搭起的简易灵堂,半月谈记者以吊唁为名进入灵堂看到,顶部扎着白布条幅,冰棺前一个烧纸钱的瓦盆里还冒着青烟。搭建灵堂多用塑料布,属易燃材料,没有任何消防器具。这里的保安说,如果出现火灾,只能是由治丧者自己负责。

该小区居民胡大姐说,小区里几乎每月都有人办丧事,都在附近搭灵堂。来吊唁的宾客除了吃喝外,还通宵打牌打麻将守夜,有些还会请民间歌手唱歌助兴,经常到深夜也不停息。

“每次办丧事整个小区都日夜喧闹,半夜被吵醒是经常的事。”胡大姐说,“早晨六点、中午十二点、半夜十二点以及正式出殡的时候都会有专人燃炮致丧,家庭经济稍微宽裕点的还会请道士来做法场。”

渝中区望龙门社区也是低收入群体较集中的区域。有一家人的灵堂设在楼与楼之间的巷道里。社区居民金先生说:“都是老居民楼,堆放了很多杂物,一旦着火了不敢想啊。但还是理解,谁家能说不办丧事呢,去安乐堂又没那个经济条件。”

不吃不喝一年多难进万元安乐堂

“谁教我们办不起合法的丧事呢!我们哪去得起安乐堂?!我一个月收入700元,去安乐堂至少要花一万多,这等于是我不吃不喝一年多的工资啊!”望龙门社区一位50多岁的保安说。

重庆明瑜恒康小区多数居民是回迁房住户,近80%都是低保户。几位居民给半月谈记者算了一笔账:自己搭建灵堂的“丧事一条龙”服务公司的收费在3700元到4500元之间,办席是约100元至150元一桌,服务公司可以提供租棚、搭棚、租桌椅麻将、租借冰棺、赠售骨灰盒等业务。小区物业在住户办完丧事后象征性收取几十元数额不等的场地清洁费,场地费用几乎为零。然而,安乐堂光是场地费就是380元到9900元一天,吃饭180元到380元一桌,还不包括布置场地、丧乐、接车等各种价格不菲的服务费用。

“安乐堂不光是贵,而且还挤,有一家治丧时把遗体拉到安乐堂没地方,又只好拉回篮球场自己搭灵堂。”石油小区的李奶奶说。曾在安乐堂办丧事的陈女士告诉记者,她家光是悼念厅就花了8000元,3天下来总共花了3万元。

安福堂是江北区民政局指定的合法治丧场所。这里的工作人员介绍,治丧费用分高中低档,最高的可达两三万元左右,贫困家庭出示相关证明,可以有一定费用的减免。安福堂禁止燃放鞭炮和办道场做法事,冬季办丧较多时也会存在悼念厅不够的情况。然而,说到办丧的平均费用及运营情况时,工作人员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透露。

生老病死皆民生穷人也应体面葬

根据《重庆市殡葬事务管理办法》,办理丧事活动只能在殡仪馆、殡仪服务站、丧属家中或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及企事业单位指定的地点进行。占用街道、公共场所搭设灵棚、举办丧事活动的,处以50元到2000元不等的处罚。

目前,重庆市主城区内合法的治丧场所有10多家,但这些殡仪场所普遍价格偏高,并且由于各区殡仪站点分布不合理,经常面临供不应求的问题。

重庆市人大代表孙春明曾建议,在主城区内扩建或异地建设殡仪服务站,以解决现有殡仪场所不堪重负的问题。但此建议一出,不少市民认为选址是个难题,如果离居民区太近,既会污染环境,也会影响附近居民生活。江北区的华新逸景小区等地就因为拟在周边建安乐堂而遭到小区居民的强烈抵制。

有关人士认为,私搭灵堂不是重庆一市独有,许多城市包括一些省会城市程度不同地存在闹市区和居民小区中治丧的现象,难以一禁了之,要着力解决其背后反映出的问题。解决低收入困难群体治丧难是民生,而文明、合理、便捷的治丧服务也是社会和谐之需。(《半月谈内部版》2011年第4期,记者 张琴 潘小旋)

樟树市工作服制作

日照定制工作服

安阳西服设计

英德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