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山东济南火箭蛋后遗症凸现蛋价跌至冰点畜牧非洲鸢尾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8:59 阅读: 来源:安全带厂家

山东济南:“火箭蛋”后遗症凸现蛋价跌至冰点!畜牧

位于济南七里山中路的某农贸市场,2月8日的鸡蛋售价低至2.75元/斤。经济导报记者随后调查发现,低蛋价并非个别现象,最近整个山东的鸡蛋价格都已跌破每市斤3元大关,有摊主表示这是近十几年来最低的蛋价。

低蛋价让蛋鸡养殖户亏损严重。一些养殖户向经济导报记者反映,他们已经开始尝试通过降低蛋鸡存栏量等方式止损,或转型养肉鸡以求盈利。然而,高昂的转型成本让不少养殖户选择了继续坚持。业内人士据此预计,本轮“十几年最低”的蛋价或将持续数月。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经济导报特约评论员孔祥智认为,类似“火箭蛋”的农副产品价格剧烈波动现象时有发生,与我国农业集约化程度过低有关。未来向农业合作社发展,或可缓解农产品价格的剧烈波动。

“火箭蛋”的后遗症

“我在这市场已经十几年了,头一次碰见这么低的蛋价。”在七里山中路某农贸市场销售鸡蛋的摊主王传友如是对经济导报记者说。

王传友的鸡蛋零售价2.90元/斤,经济导报记者随后走访发现,当天济南各大农贸市场鸡蛋的售价普遍都是这个数,而且据预测,“这几天蛋价可能都是两块多一斤,很难涨上去。”

据介绍,受需求降低以及节日期间养殖户库存鸡蛋增加的影响,往年节后农副产品价格一般都有一定幅度的下跌,但今年鸡蛋在春节前需求最旺盛时价格就一直持续在低位,节后更是加速下滑。根据“中国鸡蛋网”提供的数据显示,1月23日济南市中区鸡蛋批发价格就低至2.56元/斤。到了2月11日,这个数字变成了2.33元/斤,且还有下滑的趋势。

不光是济南,数据显示,整个山东省乃至全国的鸡蛋价格普遍都在每斤3元以下的价格徘徊。王传友认为这是行业“大小年”所致,“大家都养蛋鸡,蛋价就跌下来了。”

作为农业专家,孔祥智也有类似表述,他认为农副产品价格产生过于剧烈的波动,是由于国内农业集约化程度不高所致,“小农户的决策一窝蜂、随大流,造成目前这种情况。”

大约在2012年到2013年间,全国范围内的蛋价迎来一轮快速上涨,鸡蛋批发价格屡次超过5元/斤,被戏称为“火箭蛋”。直到2014年下半年,济南的蛋价依然高达5.5元/斤。

王传友认为,高价带来的利润让更多的养殖户积极补栏,结果就是蛋鸡存栏量迅速大幅增加。“一只鸡苗长成蛋鸡需要150天左右,而蛋鸡的高产期大约是一年后,所以2015年以后开始养殖的蛋鸡,现在刚好处于高产期。”

根据“芝华数据”提供的数字显示,2015年12月全国蛋鸡存栏数量为11.83亿只;而2017年1月高达13.64亿只,这还是连续两个月降幅超过3%之后的数字。

那么本次“十几年最低”的蛋价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孔祥智认为农副产品的价格波动一般是半年,预测本次低蛋价将会持续到2017年年中。王传友则认为端午节是鸡蛋消费的一个节点,预计一些养殖户会坚持到端午节后。

“产蛋期蛋鸡送屠宰场”

低蛋价的预期还会持续近半年,不少养殖户已经坐不住了。

“一般蛋鸡过了产蛋期后会有屠宰场来收,收购价格会比一般肉鸡要高一些;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把产蛋期的蛋鸡送屠宰场了。”章丘瑞凤养殖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王长青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资料显示,章丘是济南蛋鸡养殖量最大的地区,瑞凤则是章丘地区具相当规模的养殖企业,最多存栏蛋鸡11余万只。

王长青说,现在公司打算将蛋鸡的存栏数降到10万只以下,方式除了自然淘汰蛋鸡并减少补栏外,就是“直接送屠宰场”了。“现在卖鸡蛋挣的钱还不够买饲料钱的。”他补充道。

目前瑞凤公布的公司总产蛋量约为每天1万斤,按照比较理想的1:2.2的蛋料比推算,生产1万斤鸡蛋需要消耗11吨鸡饲料,费用超过2.5万元,如果按照2.33元/斤的蛋价批发确实不抵饲料成本。“再加上人工、水电等成本,现在我们亏损非常严重。”王长青说,“我们有自己的配送队伍,算上这部分成本,鸡蛋出厂价要3.8元/斤才能回本。”

孔祥智认为,亏损压力之下,养殖户应该考虑转型了,“比方说转型养殖肉鸡。”

近日长江农业证券召开白羽肉鸡行业专家电话会议,业内专家认为白羽肉鸡市场行情已进入持续上涨阶段,景气向上或持续到2018年。无独有偶,最新发布的《山东省畜产品市场行情分析》也有类似的描述,并且有“猪肉持续居于高位,消费者开始选择鸡肉和海鲜作为替代,也推高了肉鸡的行情”的补充。

“但转型是有‘壁垒’的。”王长青认为,自己的企业转型肉鸡相对困难,“我们公司鸡舍是严格按照蛋鸡养殖要求设计的,与肉鸡养殖的要求完全不一样。”不过他也承认企业正在“壁垒内”转型,“比方说生产名特优鸡蛋,避开市场主流产品。”

出路在产业集约化

王传友给记者讲了一则业内传言,“听说有个别养殖户因为所处地区偏远,蛋价降至80元/45斤都没人来收,鸡蛋只好拍碎了喂鸡。”

对于“鸡蛋拍碎了喂鸡”,王长青认为,这不会发生在自己公司,“一方面我们有自己的配送队伍,鸡蛋不至于运不出去;另一方面如果赶上短期内价格过低,我们也可以存储一段时间再销售。”

孔祥智指出,小农户的抗风险能力不比大企业,“所以最好成立合作社,将规模做大,对抗风险。对农户来说,遇到极端情况合作社内部可以互助,比方说遭遇鸡蛋滞销可以内部消化一部分,也可以帮助存储一部分;对于市场,这种合作社内的互助也能一定程度上抵消农副产品价格剧烈波动的影响。”

不过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济南周边的蛋鸡养殖业比较分散,一份题为《济南市鸡蛋产业形势分析》的报告称,章丘地区万只以上养殖户只占10.61%,规模为2000-5000只的养殖户占了近一半。曹范等地畜牧兽医站的工作人员也间接向经济导报记者证实了上述观点。

王长青则认为这两年的蛋鸡养殖业有了集约化的苗头,“金正大等大企业也在进行大手笔的投资,所以未来行业发展还是有前景的。”

宁波治疗甲状腺医院排名

治皮肤病的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北京治疗骨刺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