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互联网电视看不到未来的梦

发布时间:2020-02-11 02:32:53 阅读: 来源:安全带厂家

在国内电视厂商眼里,互联网电视既是一个新概念、一块新蛋糕,也是一次翻身的难得机遇—通过软硬通吃(卖终端和卖内容),国产品牌似乎也能跻身利润高端阵营。不过,至少现在,这场变革也只有国产厂商在孤单乐观,而在冷眼旁观的竞争对手外资品牌心里,互联网电视?见鬼去吧,3D电视才是下一代的潮流。

互联网时代,无论什么样的消费电子产品,似乎都在竭尽全力与网络扯上关系,就连传统的家庭娱乐老大哥电视机也不例外。

电脑和手机已成为互联网终端的代名词,很多人都在猜测第三个终端将是电视,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是个未知数,但中国的电视机厂商们已经开始押宝。TCL、创维、康佳等传统家电巨头,正是这股潮流的坚定信仰者。

2007年,创维推出了全球第一款互联网电视,尽管中间遇到了版权、广电监管风波等多重磨难,但到2009年末,互联网电视的销售量还是冲到了中国平板电视市场的20%。现在这个市场还在扩大,据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郝亚斌预测,今年中国的互联网电视仅终端一项就可能突破300亿元。

显然,这是一块众厂商都想咬一块的香饽饽,于是有了TCL全面停产40英寸以上非网络电视产品,所有大屏幕电视流水线全面转入网络电视生产;长虹全面停产32英寸及以上普通平板电视转而生产附带网络功能的新机型;更大力度的推动者则是康佳—今年五一之后,他们将全面停产所有非网络电视。

卖终端也要卖内容

“互联网电视肯定是未来彩电行业的潮流,电视行业的互联时代已经到来。”针对一系列同行们的动作,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学斌如是评价。

事实上,各大国产电视厂商加码互联网电视的背后,还有一份“咸鱼翻生”的期望。

自电视机诞生以来,无论是CRT时代绝对主导者索尼,液晶之父夏普,还是数字电视的引领者三星、LG,它们无不是凭借显示技术上的优势,才成就了行业的领军地位。

从一开始,中国电视厂商就是这场技术追逐战的缺席者,至今仍深受其害—电视机最核心的部件显示屏技术一直受制于人,从而丧失了议价能力,产品单一毫无差异性,利润自然也一直低于外资品牌。

如今已到了互联网时代,国内厂商们似乎看到了翻身成为领军者的机会。“中国拥有超过3.6亿的互联网用户,同时还是全球最大彩电市场(2009年仅平板电视销量就超过2500万台),最重要的是TCL等彩电企业在中国市场拥有互联网内容合作的优先权。”TCL集团副总裁韩青言语中充满自信。

他的信心也并非无中生有,今年1月,讨论十年之久的“三网融合”(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在技术和内容层面融合),终于有了眉目,从今年5月开始有望在全国10个城市率先启动试点,这意味着业界此前担忧的政策坚冰正在化解。三网融合对互联网电视的最大利好,就是终于获得了可以将互联网上的内容转移到电视屏上的法律保证。

不过虽然法律层面已没有了多大问题,但具体执行却是另外一回事。“有线电视网属广电部门,互联网属电信部门,要向电视机传输互联网内容,自然还要牵涉到广电、网络和电信运营商等各方利益的再分配。”中国家电行业观察家于清教认为,各种纠结让中国的互联网电视,虽然高调登场,却一直“徒有虚名”。

以至于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在今年两会期间提出一个提案,建议组建一个国家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并以国家级电视公司为主导网络,覆盖区域能够统一规划、统一运营、统一管理,而现有的移动、电信和联通,则与新成立的网络公司协同推进。

按照李东生的估计,三网融合实现后,中国彩电市场每年的市场容量,可以从目前的4000万台提高到8000万台,这还仅仅是卖硬件而获得的收入增长。为了推广互联网电视的市场接受度,中国的家电厂商们,除了让电视机能插上网线,下载或观看电影和娱乐节目,还添加了在线教育、玩游戏,上网浏览新闻等模块,甚至QQQQQQQQ和MSN等也没放过。

这意味着,家电厂商们可以凭借这些附加和增值服务,来获取额外的利润,就像苹果的iPhone,除了机器,还有一大部分的收入来自软件商店的软件。正是出于利益的考虑, TCL、创维、长虹等八大彩电厂家,破天荒联名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一同向广电总局递交了力挺互联网电视的建议书,核心内容之一就是不要政策限制终端制造商进入内容领域。在他们的规划里,涉足了内容,电视机厂商也能“软硬通吃”。

听起来很美

不过,对于传统电视机厂商而言,要从制造跨界进入内容,这并非一条容易走的康庄大道,背后则是对整条产业链的颠覆式变革。

“以前卖的是产品,卖出去以后消费者跟我们就没多大关系了。而现在要卖服务,双方的联系比以前更紧密,我们要不停地想,他们到底有什么娱乐需求,怎样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创维广东分公司总经理钟志峰,在2008年调到广东分公司后,受到过数次营销培训,重点都是如何转变以往销售硬件的思维。

从此,钟志峰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教会一线销售人员如何向顾客展示创维电视的网络服务,而不仅仅是介绍产品的具体规格和质量。“一边看早间新闻,一边和朋友聊天,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上好龙井茶,窗外是鸟语花香。不是拿手机或电脑聊天哦,就是在电视上聊天,你能清晰地看见朋友的笑语盈盈,多么惬意。”听着国美广州新生活馆门店创维的销售人员这样介绍新推出的“COCO 聊天电视”,你会不会心动?

不过,消费者朱丽并不认为互联网电视用起来有多么舒服。朱丽在今年春节买了一台国产某品牌的42英寸互联网电视,但在线看电影时,很多影片却只能显示到25英寸左右,而且在线观看竟然不能快进和快退,“最恐怖的是下载速度极慢,2M的带宽,同样的资源,用电脑下载可以达到每秒300KB,而用电视下载则只能达到50-60KB”。

知名IT网站比特网曾就互联网电视的使用状况,做过一个调查,结果很出人意外:用户通过互联网电视看电影的比例并不高,而浏览新闻、玩游戏等功能更是摆设,只是挂上了互联网的噱头和概念,就能在价格上与普通液晶电视高出1000元-2000元。这是炒概念还是搞欺骗?

互联网电视这个新鲜事物现在还遇到一个大问题,没人知道一台成功的互联网电视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功能,何况中国市场还面临着政策定位不明晰的风险。

“目前,互联网电视真正的上网应用少之又少,上网就像提供给顾客的一个多余功能,本身并不是真正的互联网产品。”另一个家电业观察人士刘步尘说,市场还处于摸索阶段,这也解释了一个很多人不理解的“为什么”——按照国内厂商的美好前景描述,这是一个能增加利润的新产品,但外资品牌却始终处于观望态度。

索尼负责品牌推广的人士就对记者表示,相对于国产品牌的孤单乐观,外资品牌更倾向于谨慎,互联网电视,至少还要看看。今年1月,三星曾宣布携手百度,共同推出具有搜索功能的互联网电视,新品将于今年6月面市,但也只是限于网络搜索,而不是像国产品牌一样具有五花八门的应用功能。

“实际上,在《阿凡达》热映后,外资厂商认为3D电视才是下一代彩电的发展趋势。”刘步尘说,习惯于通过显示技术推动产业升级的外资,早在几年前就对3D进行谋篇布局。2003年3月,索尼就与夏普、三洋、伊藤忠商社、东芝等5家企业联合70多家日本软件开发、出版、硬件制造商建立了日本的“3D联盟”。而现在,在西方主流市场,这些厂商正在兜售的正是3D电视,而非互联网概念。

孤独跋涉

这便是互联网电视的尴尬,只有处于市场弱势的中国厂商为之摇旗呐喊,尽管从无到有,来势汹汹,但缺乏强有力的支持。为了早日实现从平板电视的20%,成长为主流产品的目标,各大主流厂商甚至不惜全面停产非网络电视以“要挟”消费者的选择,但要实现从终端到内容的软硬通吃,却不是一件容易事。

让电视联上网络的梦想确实诱人,最早为此激动的其实并非国内的电视厂商,早在1999年,比尔·盖茨就带着10亿美元的“维纳斯计划”来到中国,号称通过一个嵌入windows CE系统的机顶盒,就能将电视插上互联网的翅膀飞翔。这个美妙的愿景,最后却因为当时的网络技术、应用和消费者环境都不够成熟而草草收场。其后,陈天桥推出了一个中国版维纳斯计划“盛大盒子”,结果技术没问题,却因监管部门的一纸“跨界违法”的指令而怨恨收场。

不过,虽然微软的维纳斯失败了,中国的厂商们依然保留了微软的构想。当年,“维纳斯计划”进入中国之时,TCL掌门人李东生就马上指令公司第一个跟进,研制与其相配套的机顶盒。2001年,TCL还推出了名为“家庭信息显示器”, 带有VGA电脑接口,可直接上网的电视机。结果这个昙花一现的产品,如今已没有人知晓它曾经的存在。

失败没有让TCL停止探索,2003年,TCL与英特尔成立3C联合实验室,联合开发基于3C融合的新技术产品。“在互联网电视的研发投入方面,TCL已坚持了十年。”TCL多媒体中国业务中心执行副总经理李璐说,这些探索让TCL积累了经验,让企业明白互联网电视的方向,绝不是简单地将电脑功能嫁接到电视机上这么简单,必须考虑用户使用习惯以及电视机的产品属性。

“比如电视上网浏览网页,就是一个无用配置,因为用户还不如用电脑方便实在。”李璐说,TCL的互联网电视产品,只会聚焦于多媒体娱乐领域。然而明确互联网电视的角色,也并非意味着降低了难度。与普通液晶电视相比,互联网电视还需要增加3个方面的支持:芯片、操作系统和尽可能多的内容合作方。芯片决定了图像处理速度以及可以运行什么样软件的能力,李璐说TCL之所以热衷于跟英特尔合作,也正是看中后者在图像和音频领域强大的解析能力。2009年,英特尔专为电视终端设计的CE3100芯片,已被应用到长虹、TCL等产品中。

操作系统则是另一难题。iPhone的成功,根本之处还在于苹果能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这是决定产品能否得到大量第三方应用支持的前提。雅虎曾在2009年初宣布,为三星、索尼、LG和Vizio的新款电视机预装Connected TV的平台,并向所有软件开发商开放。如今预装了该平台的电视机销量已经超过200万台,但是直至2009年底,其应用软件数量也只是两位数,还不足苹果软件商店的零头。

一个更尴尬的现实是,许多程序开发员甚至想都不想,开发电视机上运行的应用软件的可能性,因为要分别为TCL、长虹或者康佳的电视机系统开发不同版本的应用软件,那实在是费力又费钱,远不如苹果商店方便。

在第三方支持不足的情况下,TCL不得不采取后台升级的方式,为用户增添新的应用和内容,仅2009年,TCL就为自己的产品进行了4次升级,但代价不菲,据TCL内部人士透露,仅为了扩充影视资源,就投入了超过5000万元购买内容版权,这还不算维持超过200人的研发团队以及对体感游戏和远程教育等新应用的开发费用。

独自撑起自身运营后台的不只是TCL,长虹对外公开花1.5亿元,打造自己的网络内容平台——乐教网站,创维的“酷开网”前期投入的1000万早已用完,后续的投入也在计划中。

这场游戏的玩家至今似乎只是孤独的国内厂商,而游戏之外的外资品牌却在盘算着他们的3D新梦。两个战场,各玩各的,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养狗教程

萌宠图问解说

黄色短篇小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