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陷害作者王雄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16:16 阅读: 来源:安全带厂家

1

最近,我被人跟踪了。

他总是和我保持着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人长得不是很高,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他穿着一套星辉中学的校服,脏兮兮的。远远看上去他的眼神有些阴沉,似乎充满了敌意。我不明白他跟踪一个初三学生的意义何在。或者他是乞丐?想找我要点钱,不过真是很可惜,他找错对象了,因为爷爷很少给我零花钱。

相比于这样的猜测,我更倾向于这是哥哥顾成岭特意找来的帮手,他一直想陷害我。

爸爸杀人入狱之后,我们就跟爷爷生活在一起。那年我八岁,顾成岭十岁。爷爷是发电厂的老职工,我们住在发电厂附近的一排老平房里。因为只有一层楼,前后都是空荡荡的,所以夏天的时候特别热,冬天的时候又冷得要命。爷爷年轻的时候参过军,脾气有些古怪,接管我们兄弟之后很是严厉。除此之外爷爷还好喝酒,一旦喝醉了回家我们都得遭殃。顾成岭曾经对我说那是因为爸爸入狱爷爷心情不好,所以他才借酒消愁。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挨了几次打之后我就学聪明了。一旦在家里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会对爷爷说,这是哥哥让我这么做的。爷爷不听顾成岭辩解,因为他比我大比我懂事,所以就顺理成章地做了替罪羊。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不能拿“不懂事”作为借口来脱罪了,所以我不得不想出一些新的方法来。比如从同学那借来课外书看时,我会在某一页的角落里写上顾成岭的名字,这样一旦被爷爷发现了,我就说是从顾成岭的枕头下拿来的,上面还有他的名字呢。又或者我偷了爷爷放在抽屉里的零用钱去买吃的了,我会把食品包装袋或者电脑小票偷偷放到顾成岭的书包里。虽然看到顾成岭被揍我也不太舒服,但是总比自己头上被敲出包来好得多。

我最近一次栽赃顾成岭是一个月前。那天我在家里踢足球,一不小心足球飞起来将橱柜旁的鱼缸打破了。那个鱼缸是爷爷的心头肉,他闲暇时最喜欢站在前面赏玩那些金鱼。我估计爷爷回到家杀了我的心都会有。我看着客厅里流淌着的水还有那些依靠尾部力量一蹦一蹦的金鱼,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将自己的球鞋脱下来沥干水,然后放到炉火上烤干。接着我从鞋柜里将顾成岭的球鞋拿到水龙头下冲个湿透。晚上爷爷回来果然是火冒三丈,我故意将顾成岭的那双湿鞋展示给爷爷看。那天晚上顾成岭被狠揍了一顿,半夜里我还能听到他在房间里发出“哎哟”的声音,说实话当时我确实有点良心不安。

第二天顾成岭被勒令穿着那双湿球鞋去上学。因为是冬天,顾成岭被冻得很惨,膝盖以下都像失去了知觉。放学回到家我看到他脸色苍白,嘴唇发乌,整个人不停地颤抖。后来他发烧了,两三天才好起来。我觉得这件事情让我们彻底结了仇。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顾成岭很聪明,他一定会想办法陷害我的。我听过一句话,说是平时看上去温顺的人复起仇来更歹毒。这个观点让我提心吊胆,时刻警惕着顾成岭的秘密行动。

很快我就得到了报应。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的牙齿全部脱落了,它们集中在我的口腔里相互摩擦着。我像是含了一口碎石子,很不舒服。

上学的路上我将这个梦告诉了顾成岭。稍后顾成岭偷偷地把这个梦转告给了爷爷。我是后来才知道这个梦在《周公解梦》里有那么一个寓意,说是梦到牙齿脱落家里的老人会身体不好。

当天晚上爷爷很气愤地提着我的耳朵问:“你是不是想让我早点死?”

我闻到了一股很大的酒味,知道此时自己辩解也没用了。

“我死了你们都得喝西北风去。”爷爷冷冷道。

我的耳朵被拽得生疼。顾成岭在一旁看电视,事不关己的样子。我想这大概是他早就预料到的情形。

“两百个俯卧撑,不做完不准睡觉。”爷爷厉声道。

“知道了。”我连忙答应,免得受更多的罪。

这只是一个开始,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好好防范顾成岭,他要开始反击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2

关于爸爸杀人入狱的事情,家里一直是禁止谈论的。我当时也不是太明白其中的经过,但后来通过周围邻居风言风语的讲述,我大概理清了过程:当年,妈妈出轨了,爸爸怒火中烧,去找那个男人,而且错手杀了他。如果不是围观者的阻拦,想必杀红眼的爸爸连妈妈都会杀掉。爸爸被判刑之后,妈妈更是没脸在这个家呆下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要再提你妈妈,那个女人毁了这个家。爷爷有一次恶狠狠地说道。

除了爸爸在监狱受到惩罚之外,我的生活也跟着受到了很大的牵连。很多同学被父母警告了不要跟我玩,大概是觉得晦气和讨厌我那个“杀人犯儿子”的头衔。老师之间互相聊起我的时候也会低声用“几年前那个第三者被杀案凶手的儿子”之类的界定。我最讨厌在学校里每年一次填写家庭情况登记表。在父亲的工作一栏里我写上“正在服刑”几个字,心里很不舒服。有时候老师还会问起爸爸犯了什么罪,我只有极不情愿地解释。

我能想象得到顾成岭也跟我面临着同样的麻烦,只是他的学习成绩好,这种事情应该会为他加分不少。

那个跟踪我的乞丐男生真是兢兢业业,隔两天就能看到一次,像是在接我放学一般,我不知道顾成岭给了他什么好处。有一天我特意在转角处等他,他有些错愕,但面对着我丝毫不露怯。

“你跟着我干什么?”我愤怒地看着他,“是顾成岭叫你这么做的吧?”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盯着我的胸口看,那里垂下来一块象型的玉坠,这是爸爸出事前送给我的。他到泰国去出差,特别带给我的礼物。

“你想要我这个?”我握住玉坠侧了侧身子,“这可是我最重要的东西,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你别想抢走它。”

“我只是看看就行了。”他冷不丁地回了一句,转过身去走了。

我愣了愣神,看到他走远才大声说:“你是星辉中学的吧,以后你不要再跟踪我了,否则我告诉你们老师去。”

他连头都没回,真是个神经病。

我看着自己的象型玉坠,更加确信顾成岭和这个跟踪狂之间有着某种联系,因为顾成岭觊觎我这个玉坠已经很久了。

对于这件事,我本来想静观其变的,但是顾成岭好像迫不及待了。

“你干吗每天放学都绕远路回家?”那天晚上爷爷加班,我们凑合着吃了晚饭,顾成岭突然这样问我。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你怎么知道我走哪条路回家的?”我反问道。

顾成岭呆住了,不说话。

“那个小乞丐是你叫来跟踪我的吧?”我趁胜追击。

“什么乞丐?”

“你不用装傻了,我都知道。”说话时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玉坠。

顾成岭垂着头,显然是被当场戳穿无话可说了。我得意洋洋地翘着腿,拿着遥控器调节电视机的频道。电视机很老旧了,影像并不清晰,声音中也夹杂着沙沙的杂音。

“那个女人长得很像妈妈。”过了一会儿,顾成岭突然又对我说话了。

“谁?”我心中一惊,问道。

“自行车修理店的老板娘,她长得很像妈妈,是不是?”顾成岭抬高了声调。

我继续搓着手,脑海里不停地想对策。看来不只是那个男生跟踪了我,顾成岭也亲自跟踪过我,否则他怎么知道我每次都绕远路去那个自行车修理店呢,而且看出老板娘很像我们的妈妈。

说起来,我开始差点就误认为她是我妈妈了。那天我经过地下通道,看到了她,和妈妈的背影很像。一个小偷紧跟在她后面,想找机会从她的手提包里偷点东西。就在小偷动手的时候我大喊了一声:“抓小偷。”她回过头来,小偷暴露了,转身就跑。冲到我面前时小偷猛的将我推倒在地,然后扬长而去。她跑过来将我拉起,我这才确定她不是妈妈,只是跟妈妈长得比较像而已。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后来我叫她张姨。

张姨请我到她的修理店去玩。她对我的印象很好,误以为我很有正义感。张姨说话的声音也和妈妈很像,轻声细语的。她买零食和水果给我吃,还和我聊天,听我讲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很久没有人愿意真心和我做朋友了。

自那以后我经常找借口到修理店去玩。比如自己将自行车的轮胎放气,或者快到修理店的时候故意将自行车的链条卸下来,推着车子走过去。张姨明知道是借口,却还是很热情地接待我,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

“你很想妈妈?”顾成岭淡然地问道。

“对啊。”我点头道,“张姨比妈妈还要好。”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3

我没想到顾成岭会将这件事情告诉爷爷,是我太疏忽了。

隔天放学回家推开门我看到了爷爷愤怒的双眼。我的心里寒意直冒,正准备将房门拉上退出去却被爷爷一把拖了进来。

“还想跑?”爷爷扇了我一耳光。

“……”我的脑袋都被打蒙了,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是不是很想你妈妈?”爷爷抓住我的衣领,避免我逃走。

“不想。”我连忙否认。

“还敢撒谎。”另一边脸又挨了爷爷一个耳光。

“我想,我想妈妈了。”我突然脱口而出,第一次反抗爷爷。

“你不应该想她。”爷爷凶狠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她把一个好好的家庭弄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能想她?你要恨她,要恨到骨子里去。”

“可是我做不到……”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那就好好想想你的爸爸,他这一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妈妈的背叛,她朝三暮四,是个坏女人。”爷爷的眼神中显现出悲伤,他似乎是想起了他的儿子。

“爸爸应该会希望爷爷好好的对我们吧!”我急中生智。

爷爷顿了顿,握住我衣领的手慢慢松开了。

“不要再去找什么张姨,否则我饶不了你。”爷爷丢下一句狠话就出门去了。

我一个人颓靡地坐在椅子上,眼泪直流。那天晚上顾成岭说是要上晚自习,所以并没有看到我狼狈的一幕。他一定很后悔没有亲眼见证自己的成功。我握紧拳头,心里对顾成岭的仇恨疯长了起来。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见爷爷死了,他的尸体被几个壮男人抬着扔进了一具黑色的棺材里。棺材盖没有合上,爷爷的一只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然后半个脑袋也跟着凑到了外面。他用虚弱的声音说,我还没有死,快救我,救救我……

我和顾成岭都站在离棺材不远的地方,木然地看着爷爷,一动也不动。

救救我,我还可以抢救回来。爷爷继续说着话,眼神里满是凄楚。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我看到身旁站着一个医生,我让他走过去。医生来到爷爷的身边,抓住爷爷的手臂探了探脉搏,然后摇头说,你已经死了。男人们将爷爷的手和头都推到了棺材里,快速地将棺材盖合上了。

我似乎能够听到爷爷用手敲打棺材盖的声音,他还想要出来。

然后我从睡梦中惊醒,全身都是鸡皮疙瘩。

顾成岭第二天像个没事人一样照常去上学了。我可不想坐以待毙,我不能放过他。在这之前我就知道顾成岭偷偷交了一个女朋友,跟他不是一个学校的。我有一次晚上在街上闲逛的时候看到了他们俩。顾成岭有时候说去上晚自习,其实是偷偷和女朋友约会。

我守在那个女生学校的校门口,一直等到她走出来。我叫住了她,然后告诉了她我们家的故事。因为我十分确信在这个阶段顾成岭肯定隐瞒了关于爸妈的事情。

“好好想想吧,顾成岭根本配不上你。”

“这个不用你管,我才不在乎他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呢。”她嘴硬起来。

“即使你不在乎,你父母也不会同意你跟一个杀人犯的儿子交往吧!”我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如果你坚持的话,我或许会去找你的父母。”

“你……”她气得脸色发白了。

“所以还是现在就分手吧,跟杀人犯扯上关系可没什么好处。”我说完转身要走。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她突然问道。

“因为我是他弟弟啊。”我没有回头,笑着离开了。

没过两天我就看到顾成岭垂头丧气的样子,显然他失恋了。我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在想他会以一种什么方式来质问我。可是他一直没有问我,像是不愿意提及似的。这让我多少有些恐惧,因为我总觉得他一定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来报复我。

那个跟踪我的乞丐男生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我怀疑是顾成岭和他的雇佣关系已经结束了。这让我反而有些不适应,就像是一种习惯突然被强制遏制了一般。我的耳朵里还是会传来跟踪的脚步声,我会忍不住回头去看,但是身后却没有一个人。

发电厂因为要建新员工宿舍的关系,我们所住平房的不远处最近一直在搞拆迁,推土机发出来的轰隆隆的声音让我不胜其烦。相比起来,顾成岭的沉默像是一个悄然靠近我的鬼魂,我看不到,却能察觉到一些暗流涌动。我想我有必要提前防备。

这天顾成岭晚上出门很久了都没有回来,我心神不宁地想去监视他。走到发电厂的后门我就看到了顾成岭,他皱着眉头,路灯下的脸有些惨白。我连忙藏起来不让他发现。顾成岭慢慢走近,我看到他的手上拿着一个脑袋般大小的变形金刚。我屏住呼吸,特别注意到了他的手。顾成岭的手背上沾着一些红色的液体,好像是鲜血。再仔细看,破旧的变形金刚上也有鲜血。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顾成岭默默往前走的样子像是一个刚工作完的屠夫。我没有叫他,因为我感觉很害怕。

我怀疑顾成岭杀了人。

回到家后我特地查看了洗手间,我的鼻子似乎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那是顾成岭清洗那些血迹遗留的味道。

我躺在床上,不觉脊背发凉。我突然惊恐地想,顾成岭杀了人,而他的目的就是要陷害我。这种想法太让人恐惧了。可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不能告诉爷爷这件事,那样的话或许正中了顾成岭的圈套。

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我猜不透,只感觉这一次是真的惹急了他,他要给我致命的一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4

警察找上门时我正在厨房里刷碗。爷爷和顾成岭坐在客厅里接受警察的问话,过一会儿我就听到爷爷喊我:“先别洗了,你出来一下。”我擦干手走进客厅才看到有警察,当即浑身一颤。

“你认识照片上这个女人吗?”领头的警察问我。另一个警察拿着本子在做笔录。

“认识。”我瞄了一眼照片,看到是张姨,于是点了点头。

“你们怎么认识的?”警察又问。

“就在大街上,有小偷想偷她的东西,我提醒了她,然后就认识了,她人很好。”说这话时我偷偷看了一眼爷爷,他冷着脸,面无表情。

“修理店的伙计说,你经常去找她。”警察看着我的眼睛。

“嗯。”我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突然觉得这样被问话很是奇怪,连忙反问道,“张姨怎么了?”

领头的警察不说话,环顾着客厅里的摆设。做笔录的警察停下笔,说道:“她死了。”

“什么,张姨死了?”我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嗯,前天晚上,在一条巷子里被杀了。”

我听到这整个头突然很痛,一股悲伤的情绪迅速涌了上来。那么善良和蔼的张姨竟然被杀了,这怎么可能。我瘫坐在沙发上,眼眶很快就红了。

看到我情绪激动,警察停止了问话。

爷爷和顾成岭坐在一旁不吭声,警察似乎也没什么要问他们的。因为从警察了解的情况来看,张姨的死只跟我有一定的联系,而他们两个完全是局外人。警察这次到访是特地来找我的。

“现在可以具体说说了吗?”领头的警察有些不耐烦了。

我点了点头,将和张姨认识的过程,以及什么时间去过张姨那里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然这其中有一些记不太清楚了,我也只得实话实说。

“你为什么这么频繁地去找她?”

“因为她长得像我妈妈。”我淡然道,心里一阵酸楚。

两个警察听到这样的答复低声交流了几句,隐约中听到有“父亲是杀人犯”、“母亲离家出走”、“缺乏母爱”这样的词语。显然他们来这之前查阅了我们家的档案。

“先这样吧,以后如果有新的疑问我还会来找你的。”

“好的。”我看着警察走到门口,突然鼓起勇气问道,“张姨是怎么死的?”

“板砖砸伤了头部。”做笔录的警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做了一个怪表情,意思是现场惨不忍睹。领头的警察咳了咳,暗示他不要多嘴。

我重新回到屋内,气氛不禁有些尴尬。我怀疑凶手就在客厅里坐着的两个人之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他们都是有杀人动机的。爷爷极度厌恶我想起妈妈,即使是像张姨这种看上去像是妈妈替身的人也不行。爷爷觉得我这样是对他以及爸爸的背叛。他杀了张姨,断了我的想念。至于顾成岭的动机那就更加只有我知道了,他想要陷害我。他跟踪过我,知道我把张姨当成妈妈。杀了张姨,一方面我会很痛苦。另一方面警察也会来找上我。如果查不到凶手,我自然会被列为嫌疑犯。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

我开始有些后悔破坏他的恋情了,我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顾成岭依然每天按时上学放学,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而我却整天提心吊胆,说什么做什么都要犹豫很久,生怕自己掉入了什么圈套之中。

晚上在家的时候我尽量避免跟他们单独相处。那一天爷爷不在家,我进屋就往卧室里走。顾成岭坐在一张椅子上,他叫住了我:“你喜欢变形金刚吗?”

“什么?”我返回到客厅。

“我说变形金刚的玩具,你喜欢吗?”

“不喜欢。”我突然想起顾成岭那天晚上拿着一个带血的变形金刚,心里冷了一下,急忙否认,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的。”他说。

“可是,我现在长大了。”我缓缓道。

顾成岭抬起头来看着我,我不好意思走开,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过了一会儿顾成岭突然说道:“你的象型玉坠很好看。”

“是爸爸送给我的,而且他只买了一个哦~~”我得意道。

“我记得你一直戴着,从不离身。”

我看着顾成岭,不知道他说这话什么意思。说实话我现在有点害怕他。我狠了狠心,解下玉坠来说道:“送给你吧!”

“我不要。”顾成岭笑着摇头。

“别客气了,你一定很想要对不对?”我冷笑道,“之前那个男生乞丐不就是你叫来的吗?他想抢走我的玉坠来着,也是你指使的吧!”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不可能,那他为什么这么关注我的玉坠?”

“我不知道,我只是见过他跟踪你。”顾成岭摇了摇头道,“不过说起来,我看他有点眼熟。”

“仅仅只是眼熟吗?”我嘲讽道。

顾成岭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般。我突然又有点胆怯起来,坐立不安地看着电视。看到顾成岭没有注意我,我慢慢站起来往卧室走。

“那个玉坠,你还是给我吧!”顾成岭抬起头来,叫住了我。

我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将仍握在手里的玉坠丢给他。顾成岭现在真是越来越狡猾了,我觉得自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5

爷爷那天晚上没有回家。虽然他经常喝得酩酊大醉,但是不回家还是头一次。第二天我很早就去学校了,坐在教室里不觉有点心神不宁。上午课间操的时候班主任从队伍里把我拉了出来,他面色凝重地对我说,你快去中心医院吧,你爷爷去世了。

我愣在原地很久没有反应过来。

不管他怎么打我骂我,我从来没有想过他有一天会突然死去。他那么强悍,永远不知疲惫似的。因为没有父母在身边,我总是刻意地夸大爷爷对我们的不好,其实我知道他是很爱我们的。

我赶到中心医院,看到用白布盖起来的爷爷,突然心里很难过。两个警察走了进来,是之前去过家里的人。领头的警察告诉我,爷爷是被谋杀的,他喝醉了酒,在一个小巷里被伏击,和张姨死时的情形差不多。

“你有什么想告诉我们的吗?”警察问道。

我摇了摇头,大脑一片空白。

“顾成岭怎么没来?”我问道。

“谁?”他没听清楚。

“顾成岭,我哥哥,他怎么没来?”

“已经打电话到学校去了,但是他上午好像没在学校里。”警察解释道。

他们照例对我做了一份笔录。我告诉他们爷爷并没有什么异常,他经常喝醉酒,也许正是被凶手掌握了这一点才丢了性命的。

警察走后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不知道要去哪里。

顾成岭是中午的时候才赶过来的,他跑进病房见了爷爷最后一面。我们没有交流,一前一后沉默着回到了家中。

发电厂给爷爷举办了追悼会,而且及时发放了一笔抚恤金。过两天保险公司的人来到家里,说是生前爷爷买了一份价值不菲的保险,受益人是我们兄弟俩。在警察的陪同下,保险公司将存折交到了顾成岭的手中。

“爷爷买了保险的事情你之前就知道吧?”我问顾成岭。

“你什么意思?”他反问道。

“你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我冷冷道。

顾成岭一声不吭,站起身来走进了卧室。

我呆呆地看着满是雪花的电视屏幕,全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窗外的寒风尽情地肆虐着,像是要努力引起别人的关注一般。我从沙发下摸到了一把匕首,我拿着匕首走进了顾成岭的卧室。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这是你的匕首吗?”我问他。

“嗯。”顾成岭将匕首接了过去。

我突然抓住了顾成岭的手,将他手中的匕首用力刺进了我的胸口。鲜血从我的胸口喷涌而出,顾成岭一脸错愕地看着我。

我笑了起来:“匕首上有你的指纹,你杀了我,你逃不掉的。现在我死了,你再也没办法陷害我了。”

顾成岭惊慌地松开匕首,一步步往后退去。

我从噩梦中惊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身上盖着一床棉毯。我像是真实死过了一次似的,全身都冒出了冷汗。我努力打起精神来,不能让顾成岭这么轻易地得逞。

我打电话给负责爷爷这起案件的那位警察,问了他一些事情,包括爷爷死的那天上午顾成岭去了哪里。警察告诉我,顾成岭说他去了一趟星辉中学,他和女朋友约好了在那里见面。我知道顾成岭撒谎了,因为他和他女朋友早就分手了。

“你不会是怀疑顾成岭杀了你爷爷吧?”警察有些诧异,“那也是他爷爷啊。”

我没有跟警察解释太多,我知道他是不会明白的。

“或许你提供的意见有点价值,我们会继续调查的。”最后警察这样承诺我。

晚上我故意在学校留得很晚才起身回家,因为我不想面对顾成岭,他像是被恶魔附了身,让我感到恐惧和无助。寂静中我又听到了久违的脚步声,是那个穿着星辉中学校服的乞丐男生,他神秘地出现了,再一次跟踪了我。我快步地往小巷的出口跑去,他追了上来。我有些害怕,跑得更快了,一直跑到家门口才停了下来。那个跟踪狂没有再跟过来。

顾成岭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而且整晚都没有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警察打电话到家里来,他告诉我,顾成岭自首了。

顾成岭没有杀张姨,也没有杀爷爷,他杀掉的是那个一直跟踪我的乞丐男生。顾成岭说那个男生他看着有些眼熟。那是因为多年前他们曾经见过面。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爸爸杀掉的男人就是那个男生的爸爸,当时他也只有八岁,和我一般大。妈妈和爸爸都走错了一步,而他们毁掉的是两个家庭。那个男生并没有我们幸运,他的妈妈死了,他成了无依无靠的孩子,退了学做了乞丐。

顾成岭见过那个男生,在审判爸爸的法庭上。我应该也见过他,只是因为年龄小而不记得了。

他的心里一直充满着仇恨,但是他不知道要如何发泄。

直到某一次我跟他相遇了,他也不记得我了,但是他却认出了我一直戴在脖子上的象型玉坠。他开始有计划地跟踪我,一方面确认我的身份,一方面查实我身边的其他人。然后复仇就开始了。他不幸福,所以我们也不能幸福。

我不知道他杀掉张姨是因为错以为张姨是我的妈妈还是单纯的想杀掉让我感到幸福的人。不过这个已经无从得知,因为他已经被顾成岭杀死了。

爷爷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十几岁的男生手中。

顾成岭那天去星辉中学就是为了确认他的名字,看他是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孩。

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只是顾成岭抢先杀了他,救了我。

“你既然已经知道他是凶手了,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要亲手杀了他?”在探视室里,我问顾成岭。

“他是亡命之徒,不会在乎自己的生死。而且他未成年,被抓了劳改几年就会被放出来。那个时候他会继续他的复仇之路,你逃不掉的。”顾成岭淡然道,“只有他死了你才能真正的安全。”

“不要假装都是在为我着想。”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很镇定。“我根本就不值得你那么做。”

“我没有特意去想值不值得,只是忍不住就那样去做了。”

“是吗?”我站起身来背对着顾成岭,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你成功的陷害了我。我现在不但有一个杀人犯的爸爸,还有了一个杀人犯的哥哥,我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歧视的。”

顾成岭看到我走到门口,突然又说:“你小时候很喜欢变形金刚,我一直想送一个给你。我的卧室里有一个变形金刚,是我从拆迁的废墟里刨出来的,把手都刨伤了。可惜有点旧。不过你说已经长大了,不喜欢那种东西了。你还是去花钱买个自己喜欢的新玩具吧……”

我自己做了很多亏心事,就变得异常敏感,以为顾成岭一直在处心积虑的对付我。而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我忘了他是我的哥哥。他一直都想要好好的保护我,即使牺牲自己的未来也在所不惜。

“哥,我不要买新的了,我就喜欢那个变形金刚。”我转过身来面对着他,突然蹲在地上,哭得狼狈不堪。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